歡迎您的到來,請登錄注冊 哇!繁體版
全本免費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厭筆蕭生 > 帝霸

第3759章殺手锏 文 / 厭筆蕭生

全Δ本Δ小說,網WwんW.『yznn→w→.com
    一個個焦黑的大洞出現在地面上,這讓所有人都面面相覷,大家都不知道所有老兵突然之間鉆入地下這是干什么?

    “難道這地下有什么東西?”有年輕修士看著焦黑的大洞,不由嘀咕了一聲。(免費全本小說WWW.YZNNw.COM)

    “有一條大脈!庇袑熁鹋_了解的老一輩大人物輕輕點頭,說道:“但,這是煙火臺的根基呀!

    就在很多人都狐疑這些老兵為什么鉆入地下的時候,在這個時候,聽到“轟”的沉悶響起從地下深處傳出來,大地搖晃了一下。

    在這個時候,被鉆出來的焦黑大洞冒出了熱氣。

    “那是什么——”很多人都奇怪的時候,有年輕修士不由驚呼一聲。

    在這個時候,只見剛才被鉆開的焦黑大洞竟然汩汩地冒出了巖漿,如同泉水一樣。

    看到一個個焦黑的大洞冒出了巖漿,一時之間,讓在場的修士強者都不由面面相覷,大家都不知道金杵虎賁這是要干什么。

    “這可是根基呀!绷私鉄熁鹋_的老一輩大人物,看到汩汩流出來的巖漿,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

    但,他們也明白,這也是無奈之舉,此時此刻,金杵虎賁已經沒得選擇,他只能是放手一搏,可以說,勝負寄托在這一搏之上了。

    隨著一個個焦黑的大洞是汩汩地流出了巖漿,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巖漿在大地上肆虐,煙火臺被蓋上了一層厚厚的巖漿。

    就在這個時候,“轟、轟、轟”的一陣陣低悶轟鳴之聲從地下傳出來,隨著大地搖晃的時候,“喀嚓、喀嚓、喀嚓”的碎裂之聲不絕于耳,在這一刻,只見大地竟然出現了一道道裂縫,而且,這一道道的裂縫一直往外擴張,使得煙火臺外的所有山峰都出現了裂縫。

    “大地要碎裂嗎?”看到這樣的一幕,不少人為之驚呼一聲。

    隨著大地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縫的時候,地面上的裂縫也開始汩汩流出了巖漿,看到這樣的一幕,讓不少人打了一個冷顫,似乎整個煙火臺要被巖漿淹沒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轟”的一聲巨響,撼動了天地,整個天地都搖晃不止,只見煙火臺四面的環山突然噴涌出了巖漿。

    環繞著煙火臺的一座座高山,在這一刻就好像是火山復活一樣,一座座山峰都裂開了口子,巖心烈焰從峰頂噴涌而出。

    “我的媽呀——”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知道多少人被嚇得魂飛魄散。

    許許多多的修士強者瞬間向外撤,慢一點的人都被巖漿濺到,熾熱的巖漿燙得他們尖叫不止。

    看到整個煙火臺如同化作了火山巖漿的世界,好像是世界末日到來一樣,頓時讓所有的修士強者不由抽了一口冷氣,眨眼之間,眼前這片天地猶如變成了煉獄一般,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很多年輕一輩看著眼前變成了巖漿世界的煙火臺,不由打了一個冷顫,低聲地說道:“這,這,這未免太可怕了吧,這是一下子毀了整個煙火臺,毀了整個要塞!

    “煙火臺下,本就是一條火山大脈,后來只不過是被佛陀圣地的先賢祭煉,化作了一大要塞而已,今日也是重歸它原貌罷了!币晃粚熁鹋_了解甚多的大教老祖徐徐地說道。

    聽到這樣的話,第一次知道的修士強者都不由大吃一驚,他們都不由面面相覷,他們也沒有想到,煙火臺竟然是一條火山大脈。

    “砰——”最終,只見整個化作巖漿世界的煙火臺裂開,裂開了一條巨大無比的裂縫,這個巨大無比的裂縫裂開之時,猶同是無盡的深淵一樣,在這深淵之中有著熾熱無比的巖漿在咆哮著,似乎在下面有著可怕的洪荒巨獸,隨時都張嘴吞噬掉所有人。

    “嗷嗚——”在這瞬間,一聲龍吟之聲響徹天地,在“轟”的一聲巨響之下,巖漿滔天,一柱柱巨大的巖漿沖天而起。

    在此時此刻,滔天無盡的巖漿之中,出現了一條巨大無比的火龍,整條火龍如同巨大無比的山脈,全身噴涌著滔天的烈焰,滾滾的烈焰在流淌著,似乎,只要它飛馳而過,就可以把萬里的大地化作了焦土。

    這樣的一條巨大火龍出現的時候,瞬間讓整個天地的溫度飆升到了不知道多少倍,特別是這條巨大火龍口中所吞吐著的真龍烈焰,更是似乎可以煉化世間的一切。

    “砰”的一聲巨響,這一條巨大火龍從天而降,落在了巖心之中,粗大無比的爪子牢牢地站在了巖漿大地之上。

    一條火龍,站在了大地之上,如同巨大的山脈亙橫在世人的眼前。

    “火龍——”看到這么一條巨大的火龍出現,強大無匹的龍息滾滾而來,燙人的高溫如巨浪一樣沖擊而來,讓所有人都紛紛后退,不知道多少人被嚇得雙腿直打哆嗦。

    “這是真正的火龍嗎?”看到這一條巨大的火龍站在那里,讓所有人都覺得自己渺小,不由仰首遠眺。

    “或許不是!庇写蠼汤献嫘煨斓卣f道:“這只怕是大脈所化,當年佛陀圣地的先賢乃是把地下的火脈煉成火龍,一直孕養于大地之下,以備他日所用,今日,被虎賁金他們所激活了!

    巨大無比的火龍站在大地之上,不僅僅是熾熱無比的高浪像巨浪一樣沖擊而來,可怕無比的龍息滾滾而至,也是讓很多人毛骨悚然,心里面不由直打哆嗦,不知道多少人覺得,當這一條巨大火龍一爪拍下的時候,不僅僅能瞬間把他們拍成肉醬,而且還能把大地拍得粉碎。

    “這就是你們煙火臺最后的底蘊了!笨粗薮蟮幕瘕堃倭⒃诖蟮刂,正一少師也沒有吃驚,大笑地說道:“好,那我就見識一下你們最后的底蘊是有多么的強大!

    說著,正一少師依然是神采飛揚,依然是睥睨天下。

    在這樣的氣勢之下,那怕是佛陀圣地的天才,那也唯有嘆服。

    面對如此強大的火龍,換作他們任何一位天才,都會被嚇得心里面毛骨悚然,但是,正一少師卻見獵心喜,神態飛揚,如此的自信,當然是源自于他強大的實力。

    這一點,那怕作為敵人,也不得不佩服正一少師。

    “殺——”在這個時候,金杵虎賁神態凝重,一聲厲喝。

    此時,金杵虎賁已經沒得選擇了,作為虎賁大軍的最高統帥,他已經把整個煙火臺的最后底蘊都挖出來了,今日戰敗,那也是他盡力了。

    “嗚——”金杵虎賁一聲令下,巨大火龍一聲咆哮龍吟,沖天而起,瞬間沖向了九霄,身在最高空處的時候,調頭俯沖而下。

    “轟——”的一聲巨響,巨大火龍還在高空的時候,張大龍嘴,噴出滔天龍焰。

    龍焰的威力是何等的恐怖,當龍焰噴出的時候,聽到“滋”的一聲聲響起,只見空間瞬間都被可怕的高溫焚燒得晶化。

    在石火電光之間,滔天的龍焰化作了一股巨大的脈沖,轟碎天地,穿透空間,瞬間轟向了正一少師的胸膛。

    龍焰脈沖的威力,那是何等的無敵,當龍焰脈沖轟來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覺得為之一窒息,那怕這龍焰脈沖不是轟向自己的胸膛了,但,都讓人瞬間感覺自己胸膛被擊穿一樣,讓不少人慘叫一聲。

    “去——”面對龍焰脈沖轟來,正一少師大喝一聲,手中的白虎道矛一卷,矛浪滾滾,聽到一聲虎吼,在滾滾的矛浪之中,一頭巨大的白虎奔跑出來,踏空而上,以極快的速度撞擊向了龍焰脈沖。

    聽到“砰”的一聲巨響,時空崩碎,所有人眼前都為之一暗,好像整個天地被轟碎一樣,踏空而上的白虎硬是扛下了沖擊而來的龍焰脈沖。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看到,只見白虎頭額上的“王”字噴涌出了大道光華,白虎以頭顱抵住火龍脈沖,“王”字噴涌出來的光華如同巨盾一樣,擋住了龍焰脈沖。

    聽到“轟、轟、轟”的轟鳴之聲不絕于耳,整個空間搖晃起來,龍焰脈沖與白虎較著在了一起,雙方一時之間難分勝負。

    “嗚——”巨大火龍一聲咆哮,它不僅僅是龍焰脈沖轟向了白虎,而且,它巨大的身體俯沖而下,身在高空的時候,已經亮出了鋒利無比的龍爪,凌空撕裂而下,狠狠地向白虎撕裂而去。

    火龍亮出的龍爪,不僅僅是鋒利如巨刃,而且烈焰高溫,可以瞬間融化一切。

    與此同時,所有人都感覺天地一緊,好像整個天地都猶如化作了一把巨大無比的火弓,在瞬間,火弓的巨弦被拉得緊緊的。

    大家心神一奪,張目看去,在這個一刻,金杵虎賁手中就是握著一把巨大無比的弓箭,這巨弓噴涌著火焰,當整把弓被金杵虎賁拉開的時候,所有人都覺得,這不是了一把弓,而是一條巨大無比的山脈被金杵虎賁拉開。

    而搭在弓弦之上的不是利箭,而是聚集了天地真火的烈焰,千萬烈焰瞬間凝集在了巨弓之上,化作了可怕無比的火焰神箭,似乎可以瞬間射穿一切。

    而在這個時候,金杵虎賁的火焰神箭就是已經瞄準了正一少師。t21902181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章(快捷鍵 →)
本站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Copyright©2014 全本小說網(www.0724hb.com)拒絕彈窗 免費閱讀

佳木斯| 梅州| 常州| 乌兰察布| 枣阳| 承德| 济南| 金华| 琼海| 沭阳| 淮安| 邹城| 湘西| 青海西宁| 松原| 广西南宁| 曹县| 阿勒泰| 万宁| 梧州| 迁安市| 日喀则| 如东| 和田| 泰兴| 揭阳| 伊犁| 湖南长沙| 雅安| 镇江| 莆田| 吉林长春| 东台| 屯昌| 丽江| 池州| 黑河| 临汾| 博尔塔拉| 玉环| 改则| 海安| 玉环| 昆山| 江西南昌| 天水| 邹城| 万宁| 三明| 如东| 雄安新区| 台北| 无锡| 十堰| 东海| 东莞| 鹰潭| 永新| 鹤壁| 温州| 新乡| 鹤壁| 阜新| 德阳| 黑河| 漳州| 霍邱| 阳江| 丹阳| 晋城| 四平| 马鞍山| 黔东南| 图木舒克| 铁岭| 商洛| 巴彦淖尔市| 肇庆| 库尔勒| 郴州| 韶关| 东台| 赣州| 任丘| 琼海| 建湖| 泗阳| 淮南| 湖南长沙| 蓬莱| 正定| 海安| 东营| 常州| 抚顺| 宁波| 朝阳| 大连| 芜湖| 武夷山| 常州| 克拉玛依| 东莞| 镇江| 酒泉| 山东青岛| 荆州| 东方| 绥化| 象山| 沛县| 长垣| 邵阳| 衡水| 张北| 三河| 林芝| 琼中| 醴陵| 保定| 江门| 晋城| 霍邱| 日照| 台湾台湾| 海门| 温州| 喀什| 邢台| 寿光| 驻马店| 武威| 山西太原| 赣州| 天门| 安徽合肥| 永康| 海门| 铜川| 河源| 岳阳| 兴化| 贵州贵阳| 日土| 陇南| 黔东南| 龙岩| 邵阳| 盐城| 阜新| 临沧| 广州| 中卫| 定州| 三亚| 灵宝| 鄢陵| 温州| 桐城| 山南| 梧州| 蓬莱| 崇左| 双鸭山| 吴忠| 宝鸡| 宜宾| 中卫| 三亚| 临汾| 漯河| 宜昌| 咸阳| 黄石| 西藏拉萨| 甘孜| 资阳| 牡丹江| 七台河| 芜湖| 咸阳| 公主岭| 博罗| 屯昌| 博罗| 南通| 文山| 湘潭| 克拉玛依| 资阳| 连云港| 乌兰察布| 淮安| 安徽合肥| 黄冈| 塔城| 永康| 崇左| 通辽| 辽阳| 广饶| 齐齐哈尔| 吕梁| 屯昌| 阳春| 仙桃| 四川成都| 包头| 六盘水| 基隆| 正定| 淮北| 哈密| 滕州| 山南| 枣阳| 阿里| 吉林长春| 抚顺| 开封| 神农架| 清远| 泉州| 昌吉| 神木| 绵阳| 乌海| 内蒙古呼和浩特| 南平| 桐乡| 崇左| 保定| 东莞| 桐城| 朔州| 广安| 上饶| 天水| 天门| 沛县| 泗洪| 贵州贵阳| 阿拉尔| 信阳| 平潭| 铜陵| 乐平| 临猗| 如皋| 晋江| 陇南| 衡阳| 安吉| 永州| 广元| 新泰| 黔南| 赵县| 西藏拉萨| 连云港| 武威| 滕州| 恩施| 昭通| 赤峰| 钦州| 阳春| 双鸭山| 莱芜| 铁岭| 晋中| 安庆| 丽水| 东莞| 邢台| 绵阳| 大同| 临海| 中山| 三亚| 淮南| 山东青岛| 厦门| 琼中| 保亭| 百色| 广饶| 沛县| 日喀则| 阿拉尔| 鄢陵| 梧州| 无锡| 黑河| 龙岩| 赣州| 铜仁| 舟山| 招远| 龙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