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的到來,請登錄注冊 哇!繁體版
全本免費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瑞根 > 還看今朝

第八卷 第一百五十二節 生命中的過客 文 / 瑞根

全Δ本Δ小說,網WwんW.『yznn→w→.com
    宛州的情況看起來不是很好,哪怕沙正陽在漢都都能感覺得到。(免費全本小說YZNNw.COm)

    宛州市委市政府的思想還沒有統一,甚至還早各自尋找路徑,而這個時候卻正該是統一思想,放手大干了。

    在沙正陽看來,很多人有一個錯覺,漢都似乎已經在一切產業上都占據了先機,而要和漢都競爭就毫無優勢,但實際上并不是這樣。

    并不是說漢都市全力打造汽車、電子產業,宛州就不能搞這兩塊了,汽車及其零部件產業,電子及其配套產業,這兩大產業根本就不是一兩座城市能夠滿足得了的,可以說你就是再有一二十個城市要把這兩項產業列為培育的主導支柱產業,一樣不影響各自的發展。

    這兩塊產業規模之大,細分領域之豐富,是一般人想都無法想象得到的,而且還隨著發展在不斷擴張膨脹。

    所以宛州一樣可以對標這兩大產業,電子產業不用說,宛州已有一定基礎,而汽配產業亦有相當的發展空間。

    實際上宛州在土地、勞動力上的優勢依然十分突出,優于漢都,但是在發展理念、服務意識和基礎設施等方面則遠遜于漢都,這恐怕才是目前宛州的最大問題。

    沙正陽甚至覺得,如果宛州市委市政府能夠盡快解決發展理念、服務意識和作風問題,并在相關配套的基礎設施上做足功夫,不僅僅是汽配和電子,像其他一些勞動密集型產業一樣是大有可為的,如曲曉偉提到的建材,還有像可以吸納大量勞動力且無需較為復雜技術要求的紡織服裝鞋帽、文體用品等等。

    “莉姐,我不太贊同你們這種做法!鄙痴査妓髁艘幌虏盘岢鲎约旱目捶。

    “獎勵該不該有,肯定應該有,否則難以激發起大家積極性,但是招商引資工作是一項較為特殊的工作,你們給了這樣獎勵刺激,那從事其他工作的,人家難道不該獎勵?另外你們這個比例也不太合理,如何計算比例,需要認真研究,另外獎勵獎金如何來發放或者支出,這也需要一個綜合評判,這方面顯然你們山都縣委縣政府有點兒頭腦發熱了,盧雅,你可以把你們高新區的經驗介紹給莉姐和曉偉他們!

    曲曉偉雖然也聽到了姚莉的說法也略感吃驚,但卻沒有像沙正陽和盧雅那樣覺的不可思議,因為北溪縣一樣也在考慮這樣的做法,所以聽到沙正陽這么說,也是大感興趣,讓盧雅趕緊介紹一下經驗。

    盧雅也沒有推辭,也大略的把高新區關于引進資金獎勵辦法做了一個介紹,姚莉和曲曉偉也都若有所悟。

    “不要以為膽子大,政策口子開的大,就是改革開放的表現,未必!鄙痴栍X得還是需要提醒兩人一下,別在這些問題上被人拿住把柄,弄得影響自身,“我的意思是突破創新是對的,但是如何規避風險,你們要好好琢磨,比如縣委常委會來通過,可以后你們如果當了縣委I書記呢?風險就在你頭上來了,所以還是要思考周全!

    沙正陽又頓了一頓:“而且姚莉,曉偉,我覺得金錢刺激是次要的,關鍵還是要從干部本身思維改變來著手,我想你們倆都意識到了這一點,那么就要不遺余力的去改造改變改革這些人的思維,潛移默化的讓他們認識和適應這種觀念的改變,這才能真正調動他們的主觀能動性,讓你們的發展大計得以推行下去,……”

    各地情況不同,能說的也就這么多,沙正陽清楚自己不是神,指引一下方向可以,但如何具體去改變局面,那還得要看姚莉和曲曉偉二人她們自己了。

    而且姚莉和曲曉偉都是擔任縣長而非縣委I書記,縱然有滿腔熱血,但也要看一把手是否支持認可,另外,短時間里熱血上頭容易,長時間,尤其是在遭受挫折、質疑和攻訐情況下,還能不能堅持,這才是關鍵。

    要說領導干部能走到這一層面就沒有誰是真正的庸才,只不過很多人都是欠缺那股子干大事的狠勁兒韌勁兒,所謂干大事不惜身,又有幾個人能做到?

    本來這種老同事老部下的小聚就很容易演變成對自己工作中遇到問題的探索和研討,大家各自提出自己工作中遭遇的種種困難和煩惱,希望在和大家的對話交流中找到合適的路徑和辦法來解決。

    尤其是在還有沙正陽這個妖孽人物在的情況下,那就更是一個人形問答機了。

    ********

    和顧湄的見面是在一個很清幽僻靜的讀書坊。

    說是讀書坊,實際近似于書吧和咖啡廳的結合體,消費不算低,但是環境好,人不多,小眾,所以反而吸引了一些固定高端客源。

    無論是上午還是午間,亦或是下午,都有一些固定人群,反倒是晚上人寥寥無幾,想想也是,誰會沒事兒一個人或者兩個人來這里看書,而如果是戀人,這類有缺乏了幾分情調,過于清淡蒼白。

    “沒想到漢都居然還有這樣清靜的所在,太舒服了,這如果是開在大學邊兒上,只怕會生意很好吧?”

    顧湄顯然也沒想到在棠湖邊上居然會有如此一個格調高雅環境大氣的所在,她在人大讀書多年,已經習慣了燕京那邊的生活,所以回到漢都和嘉州這邊,反而還有些不太適應了。

    大概是看到晚間沒幾個人,顧湄下意識的就覺得這里生意不好,難以開長久。

    “你說錯了,這種消費水平放在大學邊上,恐怕才做不長久!鄙痴枔u頭,“別小瞧這里,晚上這里是最清凈的,沒啥人,但是上午、中午和下午,生意都不錯的,固定消費群體不小!

    現在前世的90后、95后乃至00后年輕高消費群體還沒有興起,大學生相對來說還是比較貧困的群體,而且在消費上也還比較克制,這樣消費層次的書吧擺在大學邊上是很難養活的,如果等到十年后或許會不錯。

    “這里消費很高?”沙正陽一說,顧湄其實也就意識到了,仔細打量觀察了一下,點點頭:“嗯,這個書吧位置非常合適,裝修水準不低,投入不小,還有這邊的書畫、擺件這些看得出來都是花了心思的,不少應該都是老板從日本、意大利和希臘、土耳其這些地方直接弄回來的吧?既有個人風格,也有迎合主流審美的味道在里邊!

    “這我就不太懂了,怎么,你好像很喜歡這種格調?”

    沙正陽也是無意間知曉這個地方的,來過兩回之后,就喜歡上了這里。

    不過他喜歡中午或者晚上來,反倒是上午下午這里生意不錯的時候他不怎么來。

    這里的客源基本上都是回頭的固定?,因為環境好,設計獨到,老板似乎也不是很在乎賺多少錢,所以保持這種不錯的狀態,客人太多或者太雜,反而讓人不舒服,所以維持現狀成了從老板到老顧客都很樂于見到的情形,大家似乎也都有意無意的沒有去怎么刻意宣傳。

    “嗯,讀了這么多年書,我發現還是讀書的時候最舒服,沒太多煩惱,我這個人也沒有太多的要求,能過得去就行了!鳖欎卦卵纼阂粯拥拿佳垡廊粵]變,比起原來,少了幾許活潑,多了幾分書卷氣,也瘦了不少。

    “所以你很享受現在的生活?”沙正陽端起咖啡杯,呷了一口。

    “嗯,怎么說呢,反正我覺得挺舒服的,導師也比較照顧我,我呢,還算勤勉吧!鳖欎匦α。

    “你還算勤勉?不睡懶覺了?”沙正陽也逗樂了:“我估計沒有哪個導師喜歡一個懶學生吧?沒準兒還要奴役你們,這免費勞動力不用白不用啊!

    “你把我說成啥樣了?偶爾睡一睡懶覺也是女孩子的特權好不好?”

    顧湄噘著嘴,那股子嬌媚味道依然如故,哪怕時隔幾年,沙正陽依然能感受到那種沖擊力撲面而來。

    顧湄顯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導師人很好很慈祥,而且和我一個姓,所以也算是攀上一點兒親戚吧,她和她愛人都是高級知識分子,沒你說的那么市儈,一家人都挺好,她女兒女婿比我大幾歲,剛從國外回來,正在自己創業!

    “哦?”沙正陽也只是哦了一聲,他可沒那么多精神去問太多,只要顧湄現在過得舒心,他也就算是踏實了。

    自己交往過的幾個女孩子里邊,白菱不說了,不知所蹤,據說是在上海,好像混得也不錯。

    孫妍很堅強,正在仕途上奮進,而且前途一片光明。

    寧月嬋不算,僅有的那點兒情愫早就被斬斷。

    貝婧蕾自己本身就沒有和她怎樣,頂多也就是一些心靈感應一樣的相互吸引吧,現在也放下了。

    卿箬笠和自己成了夫妻,至于蔣冰雁和趙羽洋更是忽略不計。

    唯有顧湄,如果她沒有一個穩妥的安排,自己心里也不會踏實,現在看來,這個問題不存在了。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章(快捷鍵 →)
本站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Copyright©2014 全本小說網(www.0724hb.com)拒絕彈窗 免費閱讀

琼中| 晋中| 株洲| 衡水| 济南| 金华| 赵县| 承德| 齐齐哈尔| 柳州| 肥城| 榆林| 嘉峪关| 定西| 鸡西| 泸州| 安庆| 安吉| 阿克苏| 临猗| 建湖| 金坛| 高雄| 惠东| 万宁| 荣成| 来宾| 济南| 霍邱| 喀什| 山南| 崇左| 诸城| 孝感| 汕头| 芜湖| 日土| 新泰| 阿里| 沭阳| 海门| 临汾| 晋中| 义乌| 宁德| 江门| 松原| 商洛| 迁安市| 咸阳| 开封| 广安| 韶关| 海西| 陇南| 山东青岛| 九江| 巴彦淖尔市| 保山| 云南昆明| 包头| 日照| 三河| 广西南宁| 泰州| 海东| 吉林长春| 滨州| 菏泽| 库尔勒| 黔南| 江西南昌| 定安| 东方| 乌海| 诸暨| 长垣| 项城| 晋城| 甘南| 自贡| 防城港| 东莞| 馆陶| 茂名| 咸阳| 七台河| 新余| 吴忠| 简阳| 庄河| 无锡| 乳山| 伊犁| 馆陶| 肇庆| 辽宁沈阳| 河池| 白沙| 三明| 贵港| 定安| 本溪| 锦州| 河池| 甘南| 万宁| 简阳| 莆田| 铜陵| 泰安| 许昌| 乌兰察布| 改则| 瑞安| 潮州| 江苏苏州| 德阳| 汕头| 巢湖| 海西| 锦州| 丹东| 宁国| 吉林长春| 株洲| 辽源| 恩施| 滨州| 北海| 林芝| 伊犁| 临汾| 海南海口| 白城| 四川成都| 定西| 临汾| 六盘水| 三亚| 周口| 长垣| 忻州| 四川成都| 清徐| 防城港| 庄河| 沭阳| 灌南| 新余| 昌都| 新乡| 崇左| 海西| 阜新| 来宾| 保山| 厦门| 眉山| 博尔塔拉| 海宁| 怀化| 云浮| 克孜勒苏| 商洛| 三亚| 咸阳| 六安| 衡阳| 项城| 宿迁| 金华| 阳江| 台北| 丽江| 兴化| 新泰| 武夷山| 新余| 湖南长沙| 咸宁| 平凉| 潜江| 三门峡| 五指山| 武安| 阜阳| 青州| 铜川| 运城| 安顺| 泰州| 驻马店| 桂林| 无锡| 邯郸| 苍南| 内蒙古呼和浩特| 基隆| 大理| 汉中| 浙江杭州| 武安| 宜昌| 诸暨| 邯郸| 巴彦淖尔市| 万宁| 遵义| 焦作| 淄博| 漳州| 陵水| 泸州| 巴彦淖尔市| 韶关| 扬州| 珠海| 大同| 天门| 绥化| 钦州| 石嘴山| 桐城| 枣庄| 任丘| 定安| 鄂尔多斯| 沧州| 抚顺| 齐齐哈尔| 镇江| 台湾台湾| 绥化| 楚雄| 内江| 青州| 台州| 阿克苏| 黑龙江哈尔滨| 金华| 巴音郭楞| 广州| 仁怀| 沭阳| 黄南| 曲靖| 固原| 寿光| 靖江| 嘉兴| 湘潭| 吴忠| 文山| 乐平| 昌吉| 湖南长沙| 咸阳| 诸暨| 株洲| 陕西西安| 清徐| 吐鲁番| 东营| 益阳| 广汉| 克孜勒苏| 海南| 宁波| 涿州| 乌海| 牡丹江| 包头| 基隆| 吉林长春| 平凉| 滁州| 临海| 中山| 汝州| 威海| 泰州| 辽阳| 盐城| 德清| 和县| 中山| 博尔塔拉| 来宾| 惠州| 宜春| 广安| 温岭| 赣州| 贵港| 抚州| 威海| 云南昆明| 陵水| 连云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