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的到來,請登錄注冊 哇!繁體版
全本免費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葫蘆村人 > 重生軍工子弟

第1706章 這是你們求我的,真不能怪我 文 / 葫蘆村人

全Δ本Δ小說,網WwんW.『yznn→w→.com
    第1706章這是你們求我的,真不能怪我

    這座小城的火車站周圍,入夜開始,已經有著一些神秘的武裝人員戒嚴。(免費全本小說www.yznnw.com)】八】八】讀】書,.2√3.¢o

    之所以說神秘,是因為這些軍人身上的服裝根本就沒有人見過,而且裝備也跟PLa不同,但凡靠近的人,直接會被冰冷的聲音警告。

    這火車站連接中國跟蘇聯,中國的輕工業品要運到蘇聯,需要通過這里轉運;蘇聯運回來的要運往中國各地,同樣需要從這里轉運。

    火車皮是極其緊張的東西。

    各路倒爺籌集國內輕工業產品倒是容易,可每天只有一列火車,火車皮緊張可想而知。

    現在一列有著上百節封閉式車廂的火車停在火車站,如何不能讓人疑惑?

    最后所有人都找老方這幾個有著強大消息來源的大佬詢問,方強幾人同樣也是不知道,這不是丟分么。

    哪怕他們通過各種靠譜的關系,也沒有辦法弄清楚。

    這樣的情況下,絕對是干系重大。

    謝凱來了,他們自然想要弄明白,更想要借著機會弄清楚謝凱他們在蘇聯謀劃什么。

    鄭權可沒有他們從事這邊貿易的時間長,但是關系網絡卻比他們強大太多,要是不好奇,才是怪事。

    “你們確定想知道?一旦知道了,很多事情就沒有那么容易了……”謝凱臉上浮現出玩味的表情。

    端著一盆狍子肉的楊桃看到謝凱這玩味的表情,心中咯噔一下,謝凱這犢子的圈套!

    正要出言阻止老方,結果老方就已經按耐不住了:“說得我們干的事情好像很容易一樣,說吧!

    “老方!”楊桃有些冒火,“親家公既然不愿意說,咱們也就不要問了!

    雖然她同樣好奇,之前跟老方很多時候都在琢磨。

    可她不愿意給謝凱當炮灰。

    他們不是黃金發那種沒有底子,沒有背景的暴發戶。

    當著謝凱的面,她又沒法這樣說。

    “他現在愿意了啊,桃子,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么?”老方沒有楊桃那樣的心思。

    現在就想知道。

    眼前的情況,讓譚林也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覺。

    謝凱以前從來都不會這樣對他們,現在絕對是挖了個坑,等他們自己跳。

    “其實那里面是裝的F-117戰機殘害,還有一批反艦導彈的圖紙,火箭發動機相關技術人員……”謝凱可不等楊桃繼續阻止老方。

    直接開口說了出來。

    “F-117?美國最先進的隱身戰機?”方強驚得跳了起來,“握草!你太不地道了!這東西,是我們能知道的么?”

    老方聽了謝凱的話,要哭了。

    真的要哭了。

    他是部隊大院長大的,也在部隊待過,自然知道保密原則。

    “現在這事兒,你們知道了,以后出了什么事情,也就有人背鍋了……”謝凱一臉笑容。

    可這笑容,讓老方跟譚林兩人都有揍他的沖動。

    對于他們來說,知道了這樣的秘密,并不是什么好事。

    “之前一直在給你們說,好奇心害死貓,你們不信,什么秘密都想知道……有些事兒,僅僅是知道,都需要付出很大代價的!敝x凱沒有理會老方那滿是殺氣的眼神。

    龍耀華這些大佬,他都不怕,更不要說老方他們了。

    “長虹的股份,你是故意的吧?”老方的話從牙縫中擠出來。

    譚林癱坐在椅子上。

    謝凱沒有理會他們,直接伸手從盆里抓起一塊狍子肉,狠狠地咬了一口,撕下一大塊肉,慢慢咀嚼著,咽下后,才說道,“桃姐這手藝,越來越好了啊。狍子肉本身的腥味沒了,很鮮啊,也沒有其他佐料的味壓著……”

    “你說吧,什么條件,要我們干什么?”楊桃狠狠地瞪了自己男人一眼。

    她提醒了,老方居然還沒反應過來。

    現在知道了這東西,想置身事外,都沒有可能。

    謝凱這是摸透了他們心理,故意給設的局,從一開始,就不讓他們知道,反而讓幾人的好奇心更強,非得知道。

    在這邊境小鎮上,所有的一切,都沒有幾人不知道的。

    現在一列火車,運了他們不知道的東西,明知道是謝凱的東西,以前再重要的,謝凱都會告訴他們,結果這次不告訴他們,甚至謝凱還不招呼他們就跑這邊來。

    要知道,謝凱對自己的狗命可是極其看重,在國內到任何地方,都會提前打招呼的,這次也沒有,就這樣帶著一群保鏢過來……

    想到這些,還能有誰不明白這是謝凱故意給他們設的局?

    謝凱設局,肯定有目的。

    “我沒有什么條件啊。你們不是想知道嘛。當初這些殘骸,是yīlākè首都巴格達利用飛盾-359打下來的,好幾架都是完整的,咱們只要更換了內部系統、電子元件、發動機等,照樣可以飛……”

    “你別說了……”老方欲哭無淚,“說吧,什么條件,只要我們能滿足,都沒有問題!

    他心中已經下了決心,以后要跟謝凱保持絕對的距離。

    這犢子,殺人不見血啊。

    老方的心在滴血。

    “真沒條件。另外那反艦導彈,專門操航母的……火箭發動機,可以民用……”謝凱不顧幾人的阻攔,繼續把詳情告訴他們。

    幾人都知道,秘密這東西,知道的越多,死得就越快。

    像謝凱,就是因為知道了太多秘密,容易死,所以自己也不敢出門。

    沒看到只要他出國,西方各國情報部門都會弄他么?

    現在從蘇聯搞了這些東西,克格勃能輕易繞過謝凱?

    他們現在知道了……

    所有人都知道了后果了……

    “看來,以后蘇聯那邊我沒法去了……”譚林還是很有覺悟的。

    “不,連這小鎮,我們都沒法待了!”楊桃銀牙差點咬破嘴唇。

    謝凱臉上笑容更好,拿著狍子肉,吃得很是專注,“吃啊,你們怎么不吃?這玩意兒,隨著有錢人越來越多,這東西以后估計都不好搞了……”

    幾人哪里有心思吃?

    “說吧,大爺,我求求你了,我們需要付出什么代價……你這不說,我心中沒底!崩戏降穆曇魩е耷。

    譚林也眼巴巴地看著謝凱。

    他后悔今天為什么要來。

    更后悔謝凱說了要讓他們弄什么后,為了知道那列車里面有什么而不走。

    可世界上沒有后悔藥賣。

    楊桃幽幽地說道,“你兒子交給我給你養,免得以后把我閨女賣了我閨女還傻乎乎地幫著數錢……自己的女婿,自己養……”

    有其父必有其子。

    謝六一九那王八犢子要是跟謝凱一樣,那還得了?

    估摸著外面養一群女人,自己閨女都會認為他只在意她一個人……

    “這可是你們求我的!

    “對,大爺,我求你了。我這想要給你分擔壓力啊……”老方的聲音陰沉得如同寒冬臘月要下雪的天氣。

    謝凱再次把手里的一塊肉啃完,才用桌邊的手絹擦了擦手。

    “其實,很簡單,背鍋。吸引克格勃的注意力……”謝凱也沒再廢話。

    哪怕幾人都已經猜到了他的目的,從謝凱口里說出來,他們對謝凱的恨意,還是再次提升了一大截。

    背鍋!

    吸引克格勃的注意力!

    “其實這個很容易。真的,也沒有太大的危險性……我們國內缺乏技術人員,蘇聯經濟崩潰,他們的技術人員飯都吃不起,我們就幫著養一下……頂級技術工人,專業技術開發人員,還有一些他們不會再用,放在檔案室里面發霉的圖紙……”謝凱絲毫都不在意幾人的表情。

    這是幾人自找的。

    非得好奇。

    “呲~”老方倒吸了一口涼氣,驚恐地看著謝凱,“如果讓克格勃知道了,會滿世界追殺的,你為什么這么殘忍,非得拖我們下水……”

    “你自己被整個世界的情報部門追殺也就算了,見不得我們好過……”譚林終于開口了。

    謝凱被西方國家情報部門追殺,他們都知道。

    現在干的這種事情,克格勃能饒了謝凱才是怪事兒。

    謝凱居然讓他們背鍋。

    “我這可是給你們送錢……蘇聯國內很多機械廠破產,優秀的技術工人跟設計人員生存困難,作為同樣屬于相同社會制度的國家,我們要發揚助人為樂的精神,不能看著同志挨餓,更不能看著他們幾十年的經驗就這樣廢掉,那是浪費!是對shèhuìzhǔyì的犯罪……”

    謝凱說得道貌岸然。

    卻讓幾人越來越有揍他的沖動。

    謝凱之前就琢磨著讓方強等人,從蘇聯的各個工廠去招人,做技術人才供應的生意。

    國內技術人才缺乏,蘇聯很多頂尖人才被西方國家挖走,普通的技術工人卻沒有誰接收。

    這些人如果引進到國內,全國都缺技術人才,尤其是基礎技術人才的局面都會被解決。

    當然,讓他們干這事情,謝凱的主要目的還是讓老方等人去吸引歐美情報部門跟克格勃的注意力,掩蓋他們搞頂級技術專家的事實。

    更要幫著背弄走了蘇聯一些頂級技術的鍋。

    之前謝凱去找他們的時候,之所以沒說,就是知道這幾個家伙都是老奸巨猾,直接找他們,他們肯定不會同意。

    現在么……

    “你看,我多好……”謝凱的笑容很真誠,很和藹。不等幾人冒火,率先向外面躥出去,“時間差不多了,也不知道那些技術人員憋壞沒有……”

    {本章完}t21902181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章(快捷鍵 →)
本站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Copyright©2014 全本小說網(www.0724hb.com)拒絕彈窗 免費閱讀

楚雄| 厦门| 扬州| 迪庆| 资阳| 高雄| 临沂| 梧州| 三河| 扬州| 仁怀| 呼伦贝尔| 泰兴| 百色| 简阳| 黄冈| 厦门| 滁州| 酒泉| 博尔塔拉| 扬州| 吐鲁番| 咸宁| 林芝| 衡水| 扬中| 烟台| 屯昌| 齐齐哈尔| 姜堰| 随州| 资阳| 大连| 日喀则| 盐城| 天门| 克孜勒苏| 红河| 江苏苏州| 威海| 马鞍山| 安吉| 河南郑州| 淮安| 章丘| 天水| 双鸭山| 金华| 娄底| 渭南| 周口| 中卫| 神木| 中山| 泰州| 桐乡| 贵港| 琼海| 贺州| 廊坊| 泰州| 铜陵| 涿州| 大丰| 吉安| 濮阳| 周口| 东台| 淄博| 延安| 高雄| 双鸭山| 灌南| 无锡| 启东| 西藏拉萨| 章丘| 桂林| 鄢陵| 德州| 东海| 偃师| 长治| 黔南| 恩施| 兴安盟| 安康| 灵宝| 嘉兴| 昌都| 三沙| 简阳| 武安| 乌海| 神农架| 绍兴| 兴化| 白银| 安岳| 铜川| 简阳| 屯昌| 海丰| 昆山| 启东| 柳州| 蚌埠| 惠州| 台南| 杞县| 黑河| 莱芜| 林芝| 赣州| 商洛| 潮州| 基隆| 琼中| 邢台| 白山| 大理| 潍坊| 永康| 淮安| 湖州| 定州| 威海| 大理| 燕郊| 揭阳| 漯河| 黄冈| 黑龙江哈尔滨| 日喀则| 石嘴山| 伊犁| 江门| 甘南| 北海| 黔西南| 莆田| 张掖| 武威| 图木舒克| 东营| 安岳| 济南| 台北| 承德| 高雄| 义乌| 商洛| 南京| 三沙| 萍乡| 福建福州| 大丰| 肇庆| 咸阳| 莒县| 保定| 莆田| 和田| 盘锦| 永州| 温州| 贺州| 偃师| 宣城| 澳门澳门| 惠州| 德阳| 淄博| 汕头| 定西| 商洛| 亳州| 东营| 资阳| 肇庆| 汕尾| 芜湖| 鄢陵| 泉州| 济南| 固原| 济南| 象山| 安顺| 伊犁| 诸城| 宿州| 沭阳| 宁波| 张家界| 公主岭| 海南| 克孜勒苏| 阳春| 丹东| 迁安市| 甘肃兰州| 绵阳| 如东| 黔西南| 洛阳| 绍兴| 攀枝花| 公主岭| 石狮| 博尔塔拉| 莆田| 包头| 大庆| 贵港| 灌南| 广饶| 果洛| 玉林| 开封| 安康| 张北| 鹰潭| 陵水| 莱州| 汕头| 沧州| 宣城| 楚雄| 铜仁| 汝州| 吐鲁番| 安顺| 醴陵| 三亚| 乳山| 玉林| 毕节| 简阳| 阿勒泰| 马鞍山| 武夷山| 淮安| 宁德| 昌吉| 鸡西| 江苏苏州| 铜仁| 汕头| 桓台| 徐州| 佳木斯| 铜仁| 临夏| 新余| 淄博| 通辽| 金华| 厦门| 宣城| 唐山| 新疆乌鲁木齐| 巴彦淖尔市| 江西南昌| 鹤壁| 开封| 海拉尔| 和田| 嘉峪关| 深圳| 嘉善| 中卫| 玉溪| 河池| 大庆| 淮南| 嘉善| 蚌埠| 莱州| 临沂| 桓台| 白沙| 鹤岗| 咸阳| 芜湖| 伊春| 甘南| 株洲| 黄冈| 宝鸡| 梅州| 黑河| 广西南宁| 儋州| 定州| 三明| 果洛| 汕头| 建湖| 项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