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的到來,請登錄注冊 哇!繁體版
全本免費小說網 > 女生純愛 > 非笑笑 > 妃常無敵:腹黑王爺下堂妻

第三百零四章 一生一世一雙人 文 / 非笑笑

全Δ本Δ小說,網WwんW.『yznn→w→.com
    又兩個月之后,凰國皇宮,御藥房旁邊的宮殿之內,天下間最有權勢的幾個人聚集在一起,看著面前幾乎每天都要上演的一幕,紛紛露出祝福的笑容。免費全本小說(www.yznnw.com)

    只見柳清然親自端著涼熱適中的湯碗,小心的放在楚子喬的面前,先自己試了試,才舀了一勺子的湯,送到了楚子喬的唇邊,柔聲道,“子喬,嘗嘗,這是我親手做的人參烏雞湯!

    這兩個月以來,柳清然每晚擁著楚子喬睡著,然后便爬起來,親自去御膳房,用一晚上的時間親手熬一碗補品,第二日再親自喂楚子喬吃下,雖然連楚子喬也說他不必如此,但柳清然卻是樂此不疲。

    到現在,再見到這一幕,眾人已經不再驚訝了。

    楚子喬無奈的嘆了口氣,隨即乖順的張口將柳清然送到嘴邊的湯咽下了,才皺著眉頭指著桌子上被忽視的徹底的大大小小的湯碗,無奈說道,“清然……你看看……這么多……”

    柳清然淡淡的瞥了一眼桌子上幾乎擺滿了的湯碗,再看看楚子喬的大肚子,討好的笑著說道,“子喬,如今你可不是一個人,就算是你不吃,他也要吃!乖,再一口,再喝一口就好……”

    每次只說再一口,結果不知不覺就將一整碗都喝下去了,再這樣下去,怕是她要被喂成豬了!

    雖然心里這么想著,但楚子喬到底還是張開口,一小口一小口的將一整碗都喝了下去,看著柳清然一臉滿足的模樣,心中竟也忍不住生出一分滿足來。

    月茹從外面跑進來的時候,見到的就是這一幕,不由感同身受的回眸瞥了藍華一眼,繼而又低頭看了看自己尚且不太明顯的小腹,又抬起頭看了看楚子喬的大肚子,忍不住嘆道,“子喬姐姐,你這肚子可真大,肯定是個大胖小子!”

    月茹話才說完,藍華便一頭汗水的從殿外跑進來,一把將月茹拉到自己的懷里,又緊張的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這才嗔怪著開口道,“月茹,小心點!都快做娘的人了,怎么還是這么毛躁!”說完也不由瞥了楚子喬的肚子一眼,忍不住嘆道,“不過……子喬姐姐的肚子的確是很大啊……算算日子的話,應該也快生了罷?”

    “朕看應該就是這兩日了!迸时菹聫淖嗾轮刑痤^來,慢悠悠的說道,接著又低下頭處理起奏章來。

    一個月之前,女皇陛下便以培養未來皇曾孫處理國事能力為由將御書房搬到了這里,故而,這里如今乃是名副其實的凰國政治中心。

    一旁為女皇陛下磨墨的楚夫人也附和道,“大概就是這兩日了,這兩日都仔細些,清然,你守在子喬身邊,萬不能讓她一個人獨處!

    才說著話,楚子喬突然撫著肚子驚呼了一聲,所有人立刻繃緊了神經,見楚子喬短短的幾句話時間面色便蒼白起來,頭上也布滿了汗水,牡丹立刻慌了神的叫起來,“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快來人!”

    女皇陛下將手中的朱砂筆一丟,幾步走到了楚子喬身邊,繼而沉聲喚道,“御醫,傳御醫!”

    整個宮里瞬間就亂了起來,直到早就準備好了的產婆和穩婆都進了房間,幾個人才被女皇陛下沉著臉轟了出來。

    柳清然焦急的在殿外來來回回的走動著,看著丫鬟們一盆接著一盆的血水端出來,臉色不由越發難看,口中不住的喃喃道,“怎么那么多的血,該死的……”

    楚夫人雖然也心中著急,但到底是過來人,“好了,女人生孩子都是這樣,你且放寬心!

    雖然話是這么說,可當只見丫鬟端著血水出來,卻聽不到楚子喬的叫聲的時候,楚夫人也不由蒼白著面色,著急的扯住一個丫鬟,沉聲問道,“怎么樣了?”

    “殿下還請安心候著!蹦茄诀叽掖业幕亓艘痪,便又急急忙忙的沖到了殿內。

    見狀,柳清然哪里還等的住,立刻便要往殿內沖,“不行,我要進去看看!”

    楚夫人一把抓住柳清然,喝道,“胡鬧,男人怎么能進去?我進去看看!”

    看著他們的樣子,女皇陛下不由皺緊眉頭,厲聲喝道,“等等,都不準進去!給朕在這里候著!”

    此刻,殿內,產婆一臉無奈的朝著緊緊咬著唇的楚子喬勸道,“殿下,用力!再用力!”

    見楚子喬依舊死死的咬著唇,產婆深深的吸了口氣,終于是忍不住說道,“殿下,您倒是喊!喊出聲,才能使上力,不然,讓奴婢怎么……”

    說完,楚子喬終于是松了口,繼而一聲接著一聲的痛呼便傳到了殿外眾人的耳里,聞聲,楚夫人立刻便松了口氣,柳清然卻是越發的緊張了,捏緊了拳頭,不安的低聲自言自語道,“怎么辦,子喬好像很疼……”

    看著被柳清然捏到泛白的骨節,女皇陛下不由開口勸道,“好了,女人生孩子哪里有不疼的?都給朕在這里好好等著!”

    終于,在一炷香的等待之后,殿內傳來了嬰兒清脆的哭泣聲,“哇……”

    在殿外等候的眾人也都不由松了口氣,紛紛說道,“生了!生了!終于是生了!”

    很快,穩婆便抱著洗了血跡包裹在明黃錦布之內的小家伙出現在了眾人面前,連聲恭喜道,“恭喜陛下,賀喜陛下,是皇曾孫!”

    一旁的小僮立刻便驚呼出聲,“主子,是小主子!是小主子!”

    柳清然只是淡淡的瞥了那還有些皺巴巴的小家伙一眼,便將目光又放到了緊閉著門的大殿之內,問道,“子喬怎么樣了?”

    聞言,女皇陛下也不由停住了逗弄小家伙的動作,皺眉問道,“產婆怎么還沒出來?”

    穩婆被這樣的兩個人看著,渾身的寒毛都豎起來,結結巴巴的說道,“回陛下,好像……好像還有一個……”

    話音剛落,又是一道嬰兒的哭聲傳來,“哇……”

    眨眼的功夫,又一個穩婆抱著個小家伙從里面興沖沖的走了出來,“恭喜陛下,賀喜陛下,這次是皇曾孫女!”

    楚夫人伸手接過穩婆手里的小家伙,也忍不住連連笑道,“好!好!龍鳳呈祥,龍鳳呈祥!”

    小僮湊上前,見狀不由再次驚呼道,“主子,又一個小主子!真的是小主子!”

    柳清然卻是緊緊的盯著那扇再次關閉的殿門,心中說不出的滋味,他能聽得出來,子喬真的很痛,而她的痛,是因為自己!若是早知道會這么痛,他寧愿不要子嗣!正要不顧一切的沖進去,又是一道哭聲從里面響起,阻止了他的動作。

    “哇……”

    “這……”便是連自詡鎮定的女皇陛下也鎮定不起來了,平素里,一次只能得一個子嗣,若是得了兩個,那便是老天的恩惠了,子喬倒是好,一次便誕了三個!對于她這個孤單了大半輩子的人來說,還有什么比含飴弄孫更高興的了么?

    果然,不到片刻的功夫,產婆便抱著最小的小家伙走了出來,看著門外站了一排的當朝大人物,不由愣了一愣,繼而吞了口口水說道,“陛下,又一個皇曾孫……”

    小僮正要開口,卻見自家主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進了殿內,不由低聲嘆道,“主子的功力好像又精深了些……”

    見此女皇陛下也不由搖了搖頭,繼而繼續低下頭,懷中抱著小家伙,再看看產婆還抱在手里的小家伙,哪個都想要看一看,卻哪個都不舍得放下,不由也長長的嘆了口氣,“哎……”

    卻說柳清然徑直沖到了楚子喬的床邊,看著此刻前所未有的虛弱無力的楚子喬,不由又是擔心又是心疼,無數的話到了嘴邊,最后卻只匯成了一句,“子喬,辛苦你了!

    楚子喬努力的睜開眼,看著柳清然,聲音虛弱,“清然,我好累……”

    見楚子喬這般模樣,柳清然更是心疼,緊緊的握著楚子喬的手,恨不得將自己一身的力氣都給她,但此刻,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低聲說道,“子喬,以后,以后我們再也不要孩子了!剛剛我真的好怕,你知道么?我真的好怕……”

    而楚子喬這個時候已經睡著了……看著熟睡的楚子喬,再想想外面哭鬧不休的三個子嗣,突然覺得人生已經圓滿了,什么江山,什么勢力,什么人言,這些本來就不被看重的東西更顯微小。

    院落中,女皇陛下看看這個曾孫,再看看那個曾孫女,笑的合不攏嘴,更不用說第一次當上祖母的楚夫人,連手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放了。

    牡丹和小僮,月茹和藍華,這兩對見到這般情境也不免羨慕,尤其是藍華,盯著月茹還略顯平坦的小腹的眼神都熾熱了兩分……

    再說楚子喬,這一覺便一直睡了三天三夜,柳清然便守了她三天三夜,醒來之后,楚子喬的第一件事不是看孩子,也不是理會自己餓到叫出聲的肚子,而是一把抱住了柳清然……之后的事情誰也不知道,只知道兩人再次攜手出現的時候,已經是第二日的正午……

    接下來的幾個月就完全是柳清然的受難日,在嘗試了與祖母大人搶妻搶子搶女失敗,與娘親大人搶妻搶子搶女失敗,與兒子和女兒搶妻失敗之后,柳清然痛定思痛,下定決心發憤圖強,于是……同年八月,凰國順利合并清和,同年九月,楚子喬登基為凰國女皇,次年初,周邊小國紛紛來朝稱臣,至此大陸一統,又改凰國為華夏,由楚子喬和柳清然兩人共同臨朝治理,興科舉,重施教……連續的改革造就了一場盛世繁華,后人并稱兩人為龍鳳雙帝。

    華夏三年,正值國泰民安,四海之內一片歌舞升平,帝位前所未有的穩固之時,楚子喬和柳清然將帝位禪讓給了鳳藍華,并留書一封,之后便悄無聲息的帶著三個兒女一起消失于朝堂之間,據說兩人誓要游遍華夏山山水水……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章(快捷鍵 →)
本站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Copyright©2014 全本小說網(www.0724hb.com)拒絕彈窗 免費閱讀

通化| 沧州| 阳泉| 株洲| 漳州| 黄冈| 防城港| 辽宁沈阳| 白城| 包头| 崇左| 洛阳| 定西| 简阳| 呼伦贝尔| 济南| 海拉尔| 怀化| 广西南宁| 雅安| 鸡西| 湖南长沙| 泰州| 宿州| 葫芦岛| 固原| 昭通| 咸阳| 东方| 铁岭| 吐鲁番| 台州| 宿迁| 铜陵| 慈溪| 信阳| 澄迈| 大连| 中山| 五指山| 杞县| 六盘水| 广西南宁| 仁怀| 果洛| 内蒙古呼和浩特| 五家渠| 平潭| 柳州| 顺德| 新疆乌鲁木齐| 大庆| 景德镇| 宜春| 昌都| 攀枝花| 禹州| 中卫| 金华| 中卫| 吉安| 宿州| 临夏| 五指山| 伊犁| 黄南| 茂名| 黔南| 济宁| 黄石| 葫芦岛| 雅安| 日土| 三沙| 宁国| 七台河| 儋州| 河北石家庄| 玉溪| 石狮| 汉中| 吴忠| 揭阳| 新泰| 淮南| 巴中| 兴化| 德州| 日照| 云南昆明| 鄂州| 福建福州| 平潭| 克拉玛依| 西双版纳| 台中| 山南| 和县| 兴安盟| 石嘴山| 定州| 芜湖| 四平| 澄迈| 龙岩| 霍邱| 乌兰察布| 海安| 黔东南| 新沂| 昆山| 三沙| 溧阳| 朝阳| 荆门| 嘉兴| 枣庄| 阳江| 信阳| 沭阳| 伊犁| 青海西宁| 忻州| 台州| 定西| 忻州| 宝鸡| 台山| 张掖| 濮阳| 台山| 贵港| 海拉尔| 莆田| 乐山| 锦州| 梅州| 珠海| 昭通| 云浮| 济宁| 琼中| 乳山| 保定| 宿迁| 文昌| 宜宾| 安阳| 丽江| 毕节| 铜陵| 桂林| 绍兴| 阿勒泰| 大同| 台州| 东营| 桐乡| 鹤壁| 莆田| 锡林郭勒| 株洲| 盘锦| 玉树| 澳门澳门| 马鞍山| 陇南| 宿州| 泰安| 安吉| 安阳| 盐城| 本溪| 牡丹江| 泰州| 防城港| 鸡西| 铜陵| 金坛| 梅州| 通辽| 德阳| 如皋| 吉林长春| 中卫| 湛江| 佛山| 张家口| 香港香港| 来宾| 玉树| 河北石家庄| 涿州| 阜新| 沭阳| 保定| 丽江| 本溪| 鞍山| 庆阳| 六安| 内江| 单县| 菏泽| 丹东| 枣庄| 大庆| 南京| 雅安| 汕头| 株洲| 漳州| 大连| 简阳| 五指山| 正定| 陵水| 沧州| 海安| 梅州| 双鸭山| 佛山| 嘉兴| 滨州| 潜江| 肇庆| 苍南| 南京| 本溪| 漳州| 漯河| 漯河| 双鸭山| 清远| 南京| 宜昌| 楚雄| 随州| 临夏| 新沂| 淮南| 蚌埠| 朝阳| 塔城| 甘孜| 宁波| 义乌| 宜春| 临夏| 贺州| 庆阳| 烟台| 红河| 安庆| 日喀则| 甘南| 鹰潭| 丹东| 陕西西安| 贺州| 醴陵| 大兴安岭| 庆阳| 鄂州| 深圳| 青州| 赵县| 博尔塔拉| 德州| 乐清| 铜陵| 嘉善| 咸阳| 清徐| 乐清| 绍兴| 荣成| 广州| 阜阳| 东营| 常州| 神农架| 石狮| 揭阳| 高密| 临沧| 泗阳| 锡林郭勒| 巴彦淖尔市| 包头| 绥化| 海西| 任丘| 大同| 三门峡| 南阳| 乌兰察布| 百色| 陵水| 临海|